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改革开放四十年

不断构建稳定健康发展的
现代产业体系

山西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http://yjs.shanxi.gov.cn/ 2018-06-28 来源:山西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作者:新兴产业处处长 陈国伟

  内容提要: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山西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产业逐步转型和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40年。本文从分析山西产业结构与经济运行的关系出发,梳理结构调整的三个阶段,总结得失,解读新一届省委省政府促进产业转型、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战略思路,提出当前重点解决的问题和建议。 

  产业结构性矛盾一直是制约山西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矛盾。改革开放40年来,历届省委省政府都把结构调整、产业转型作为我省经济工作的重心,发展思路不断成熟,发展方式不断创新,发展质量不断提高。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这一高屋建瓴的论断,在20179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支持山西省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国发〔201742号文件)中有明确要求,即山西要在2030年基本形成多点支撑、多元优势互补、多极市场承载、内在竞争充分的产业体系,资源型经济转型任务基本完成,确保与全国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因此,总结和探索40年来山西产业转型的得失,在当前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不断夯实经济稳定健康增长的产业基石 

  改革开放40年,不断优化的山西产业结构支撑着全省经济总量不断壮大。 

  1978-2017年山西三产结构变动表 

  年份 

  GDP 

  (亿元)  

  排位 

  第一产业(亿元) 

  比重 

  第二产业(亿元) 

  比重 

  第三产业(亿元) 

  比重 

  1978 

  88 

  15 

  18.2 

  20.7 

  51.5 

  58.5 

  18.3 

  20.8 

  1980 

  108.8 

  16 

  20.6 

  19 

  63.5 

  58.4 

  24.6 

  22.6 

  1985 

  219 

  15 

  42.3 

  19.3 

  120.1 

  54.8 

  56.7 

  25.9 

  1990 

  429.3 

  18 

  80.8 

  18.8 

  210.1 

  48.9 

  138.4 

  32.2 

  1995 

  1076 

  21 

  168.7 

  15.7 

  494.5 

  46 

  412.9 

  38.4 

  2000 

  1845.7 

  20 

  179.9 

  9.7 

  858.4 

  46.5 

  807.5 

  43.7 

  2005 

  4230.5 

  16 

  262.4 

  6.2 

  2357 

  55.7 

  1611.1 

  38.1 

  2010 

  9200.9 

  21 

  554.5 

  6 

  5234 

  56.9 

  3412.4 

  37.1 

  2015 

  12803 

  24 

  788.1 

  6.2 

  5224.3 

  40.9 

  6790.2 

  53 

  2017 

  14974 

  24 

  777.9 

  5.2 

  6181.8 

  41.3 

  8013.9 

  53.5 

  从上表看出,19782017年,我省GDP总量从仅有的88亿元增长到14974亿元,40年增长了170倍。其中第一产业增长42倍,第二产业增长121倍,第三产业增长438倍。三次产业比重从1978年的20.758.520.8调整到2017年的5.241.353.5,呈现出一二产业比重下降、第三产业比重快速上升的良好势头。从增长速度看,40年间算数平均数稳定在9%左右。特别是世纪之初的“黄金十年”,增速基本都在10%以上,2007年最高达到14.2% 

  2018年第一季度,全省经济保持平稳发展态势,新动能不断成长壮大,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质量效益继续提升,民生保障持续改善,高质量转型发展迈出坚实步伐。装备制造业增长23.9%,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25.5%,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17.2% 

  二、不断探索产业结构优化的最佳路径 

  回顾40年发展历程,从最初的产业结构调整,到后来的产业转型,到现在的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山西每一个发展阶段、每一个重大事件、每一个转产项目,无不体现着历届省委省政府驾驭日益复杂经济运行的智慧和艺术。可以说,山西四十年的转型发展,就是一部结构不断优化的历史史诗,是一曲产业结构调整的时代赞歌,是一部现实版的产业经济学巨著。 

  1979年开始到2016年,我省产业优化的过程经历了以下三个重要阶段。 

  第一阶段:19791998年的能源重化工基地建设时期。197912月山西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系统阐述能源基地建设任务为标志,我省经济产业结构开始调整。能源基地的定位,使得各类资金大量向煤炭行业集中。之后的整个90年代,先后制定了三个基础,四个重点的经济上新台阶、建设新型能源和工业基地发展战略,输煤、输电并重,强调培植多元支柱产业,对传统产业升级换代。1996年省委七届二次会议,通过了调整产业结构的实施意见,提出了以培育“一增三优”为主攻方向,以发展潜力产品为切入点的产业结构调整思路。这一阶段的调整思路,是从能源重化工基地“小煤窑遍地开花、轻工业逐渐陨落”,开始注重产业多元化发展。但遗憾的是,由于煤炭产业巨大的市场寻求,调整的思路贯彻艰难。这一阶段,实际上是产业结构调整的思维萌芽阶段,但同时也是单一产业结构强化的阶段。 

  第二阶段:19992005年的产业结构调整起步时期。这一阶段以1999年的运城经济结构调整工作会议的召开为标志。先后制定了“五项创新,三个提高”的发展战略,做出了“一年起步,两年入轨,三年初见成效,五年明显见效”的具体工作安排,提出了实施“八大战略工程”,构建“六大支撑体系”的意见,制订了“361”工业调产计划和农业“百龙工程计划”,以及“1311”、“5533”产业结构调整规划,颁布了《山西省实施行业结构调整的意见》等结构调整实施方案和办法。2004年,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将山西建成国家新型能源和工业基地的战略定位,并将结构调整的重点任务明确为七大产业领域。这个阶段,全省上下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建设新型能源和工业基地为目标,一手抓传统产业新型化,一手抓新兴产业规模化,传统行业的技术水平和产业集中度明显提高,内部结构不断优化,新兴产业发展步伐不断加快,产业特色和优势初步显现。 

  第三阶段:2006年—2016年,产业转型深化时期。这一阶段以山西省党的九次会议召开为重要标志。先后提出了走出“四条路子”、实现“三个跨越”的口号,实施了煤炭资源整合和企业重组、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政策试点,建设了“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提出要做好煤与非煤两篇大文章,这一阶段,先后开展了“两区”开发,部署“三个方阵”,实施煤炭工业“三大战役”,着力推进“四大攻坚”,强化“四大支撑”,全力实施“弥补三块短板,实现三大突破”。特别将现代制造业、现代物流、文化旅游作为发展重点。可以说,这一阶段是我省产业结构的攻坚和深化阶段,具有力度大、范围广、深度高、措施实、效果好的特点。在推进方式上和手段上,注重与山西的长期战略与工作重点相结合,既保证了结构调整长远目标的实现,又兼顾了年度任务的完成。 

  纵观这三个阶段的调整思路,一条主线就是依托煤而不依赖煤,延伸产业链、价值链,发展循环经济,以增量带存量,着力补齐短板,做好煤与非煤两篇大文章。无论是从培育潜力产品、转型项目到主导产业的发展,还是从政府推动、政策倾斜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作用,无不充分体现了历届省委省政府主动作为、常抓不懈、层层递进、与时俱进的谋略和毅力。虽然某些年份我们受亚洲金融危机、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受煤炭市场需求剧烈波动的影响,结构调整的成效打了折扣;虽然某一阶段结构调整“五年大见成效”的提法被认为过激,或者是煤炭资源整合受到一些非议,但把这些历史事件放到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下去分析,均具有一定科学性。 

  三、不断构建高质量增长的产业体系 

  2017年党的十九大召开、国务院42号文件《关于支持山西省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发布和新一届省委省政府重大部署展开为标志,山西进入崭新的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新阶段。 

  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目标是高质量增长。习近平总书记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历史方位上,针对国际国内环境和发展条件的新变化,继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作出了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判断,提出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由此开启了建设现代产业体系的新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突破结构性矛盾和资源环境瓶颈,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实现区域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其内涵和要义包括但不限于使创新成为第一发展动力的产业体系、现代元素不断显现的产业体系。 

  2018年初,楼阳生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在贯彻全国“两会”精神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要全力构建山西现代产业体系。要着力打造优势产业集群,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传统产业绿色化智能化改造,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要努力改变传统产业多新兴产业少、低端产业多高端产业少、资源型产业多高附加值产业少、劳动密集型产业多资本和科技密集型产业少的状况,特别要以支柱产业和主导产业为基准,来构建其体系框架。 

  这一指示精神,将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置于发展历史、竞争优势、政策趋势等多维空间中去考察,给我们指出了一个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山西发展坐标。既借鉴了历届省委省政府抓改革、促转型的科学方法,又融合了方向导向性、增长质量性、发展潜力性、关联带动性、技术适宜性,是多角度的大思考、大谋略、大部署。以此为标准,楼阳生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精选了数字产业、先进装备制造业、新材料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现代物流、会展经济、科技服务、金融服务等重点领域,通过重点突破、率先发展、引领全局,有望构建起现代产业体系的“四梁八柱”,形成新兴产业快速成长、文旅产业成为支柱、装备制造业形成支撑、建筑业规模扩大、现代服务业成为重要增长极、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快速涌现、传统产业更具竞争力的现代产业格局。近两年来,全省上下聚焦“示范区”、“排头兵”、“新高地”三大目标,通过深化供给侧改革和国有企业、开发区、放管服效等改革,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转型升级战略,着力开展“三大攻坚”,打造文旅“三大品牌”,缔造“六最”营商环境,山西正以昂扬的姿态阔步迈上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 

  目前,山西正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转型发展正迈入一个新时期。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锐意改革,积极进取,治国理政方略深入人心。我省在新一届省委省政府领导下,政治生态由乱转治、经济发展由疲转兴,干部的作风得到了根本转变,群众对这一届领导充满了希冀。这种良好的大氛围,有利于我们按照中央和省委的部署,充分借鉴历史经验与教训,在培育和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上找准痛点、难点、关键点。要客观看待山西受外来影响、外部需求等影响明显的特征,特别是在能源重化工时代结束、能源供需下降和能源格局、能源结构调整的背景下,呈现出明显的“打摆子、慢半拍”等不稳定、不健康和不可持续性特征。要通过深化改革和体系重构,重点解决产业体系的供给侧存在产业结构重型化、产业布局同构化、所有制结构畸形化、企业组织结构僵化、产品结构同质化等“六化”问题,赋予山西产业体系的现代性特征。在具体策略上,一是要紧跟全球产业发展新趋势,立足基础、超前布局。新时代新技术提供的新机遇,为内陆欠发达省份解决视野不大、眼光不远、自信心不强、在发达地区后亦步亦趋的问题提供了契机,必须提前谋划、超前布局。二是在发挥政府作用的同时,重视市场与资本的力量。要在不断推进国有企业市场化的同时,有所为有所不为,统筹不同所有制布局,为民营资本腾出发展空间,发挥其在市场中灵活腾挪的优势和“鲶鱼效应”,为经济发展增添活力。三是善于无中生有,引进迅速改变产业结构的大项目。产业发展根植于项目,功成于集群。必须重视引进重大特大项目,培育同业或产业链集群,形成“直道超车”大格局。四是焕发创新动力,努力站在产业细分领域科技前沿。我省科技实力较弱,但在一些细分领域方面优势突出,单兵突进后形成关联带动,不失为适宜的发展模式。五是重视产业“嫁接”,促进新旧产业平稳接续。在传统的延长产业链发展模式上另辟蹊径,在现有产业中植入新体,强化衍生作用发展新产业、新模式,可以为山西现代产业体系的建立提供新思路。 

  距离2030年基本建成现代产业体系和基本实现转型目标虽然还有十多年的时间,但就产业转型而言、构建现代产业体系而言则任务繁重、时日不多。但我们相信,有40年沉甸甸的经验和教训,有党中央、国务院对山西的深切关怀和大力支持,有省委省政府的宏图谋略和广大干部砥砺奋进、只争朝夕的精神状态,有广大人民群众奔小康的实干精神,我们一定能如期完成转型发展、建设现代产业体系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