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智库建设

乡村振兴下的乡村“智库”建设

山西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http://www.sxdrc.org 2018-04-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赵秀玲

  改革开放以来,乡村治理一直是国家治理的重点,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近年来,党和国家更贴近农村农业农民实际,出台一系列针对性很强的顶层设计, 如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的若干意见”;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又提出“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党的十九大更是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为乡村善治提供了新的理论依据和发展机遇。然而,如何振兴乡村,怎样通过乡村振兴促进国家发展,还需从理论和实践上做出探索创新,使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真正落到实处。笔者认为,乡村“智库”建设至为重要和紧迫,它不仅可为乡村振兴注入内在动力,对于国家“智库”和国家战略发展也是不可或缺的。

  不可轻忽乡村“智库”建设

  所谓乡村“智库”,主要是指面向农村、为乡村社会发展提供的所有智力和智慧支撑。这既包括国家和各级政府为乡村发展成立的研究机构,也包括社科院系统、高校院所等建立的乡村问题研究单位,还包括基层社会内部建立的为乡村发展出谋划策的各类组织。在不少人眼里,乡村“智库”建设与乡村治理一样,处于国家发展的边缘地带。这既取决于长期以来形成的城乡二元对立观念,也与对乡村“智库”的误解和误读有关。其实,乡村“智库”意义重大,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乡村“智库”是整个国家“智库”的一部分和坚实基础。国家高端“智库”直接决定国家政策走向和战略发展方向,无疑具有关键作用。但并不能因此忽略乡村“智库”。这是因为:第一,没有优秀的乡村“智库”,国家“智库”是不完整的。第二,没有可靠的乡村“智库”,国家高端“智库”也就失去了重要支撑。

  乡村“智库”具有地方和民间优势,其扎根基层的实践是一笔宝贵资源,可丰富、充实、激活整个国家“智库”内涵。近些年,在乡村“智库”建设中,就有不少高学历人才投身乡村“智库”,如广东珠海西滘村的“一元年薪”聘请博士当村长助理。可以说,乡村“智库”不仅有助于乡村治理,对于国家高端“智库”建设也不无启示。

  乡村“智库”建设可为乡村治理安上“大脑”,为中国城乡一体化和乡村治理现代化建设插上翅膀。应该承认,在中国城乡一体化发展与现代化建设过程中,最大的难点是乡村。乡村“智库”建设就是为广大乡村装上“大脑”与“翅膀”。可以设想,当乡村“智库”在全国星火燎原般兴起时,何愁没有乡村善治?城乡关系与乡村治理现代化能力水平提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乡村“智库”建设存在局限

  目前,我国乡村“智库”建设有不少探索,也取得显著成绩。乡村“智库”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由高校和科研单位为主组成的外援型,如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打造的“首个农村发展智库平台”。二是由乡村社会建立的内生型,如浙江兰溪的“强村支书智囊团”、广东信宜金垌镇的“村官沙龙”。三是内外兼备型,如不少地方建立的“乡贤智囊团”。不过,整体而言,乡村“智库”还比较粗放、过于随意松散,更缺乏理性自觉。

  首先,乡村“智库”建设过于重视经济,相对忽略政治、道德、文化,形成严重失衡状态。经济发展是当前乡村“智库”建设的根本点、出发点和发力点,因为脱贫攻坚在我国已进入关键期,没有农村经济发展,一切都会失去基础。不过,当乡村“智库”建设过于集中在单一的经济型,缺乏政治、道德、文化等维度时,就会带来两个消极后果:一是影响农村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甚至走向物质主义和功利主义倾向,也降低了乡村治理的品位与水平。二是影响乡村经济可持续发展与内生动力。乡村经济发展固然与直接发展经济相关,但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离不开政治、道德和文化的引领与内动力。

  其次,乡村“智库”建设还停留在低层次水平,缺乏现代“智库”的内涵与功能。现代“智库”的核心价值即“专业、独立、前瞻和多元”。以此为标准,当前中国乡村“智库”的专业化、现代化程度不高,这是制约乡村“智库”有效发挥作用的最大短板。如当前不少乡村“智库”人才多为县乡镇退休老干部、前村两委班子成员、大学生志愿者、经济能人等,其专业化程度与现代社会分工距离较大。而其他诸如环保、林业、监管、政治、文化、法律、安全等方面的专业人才则更为缺乏。另外,乡村“智库”人才受制于教育背景、知识结构、眼光水平,多缺乏独立的主体性和长远的发展眼光,无法发挥“思想加工厂”功能,这势必导致乡村“智库”成果缺乏文化与思想的含金量,也就难以成为真正的文化与思想“智库”。

  最后,乡村“智库”的多元联动机制尚未建立起来,单一、零散甚至孤立的态势比较明显。目前中国乡村“智库”建设有不少地方创新,但却散落于全国各地,没有形成规模。这种单一、零散和孤立状态是初创期之必然。这既表现在外援型乡村“智库”的各自为战,随意性很强;也表现在内生型乡村“智库”的一盘散沙,缺乏凝聚力;还表现在内外兼顾型乡村“智库”的有限性与盲目性。事实上,在县、乡镇、村之间的“智库”也未得到资源共享、有效融通和协调发展。当乡村“智库”彼此孤立时,其效力就大打折扣。

  乡村“智库”建设构想

  我国的“智库”建设还刚刚起步。在中国“智库”建设中,乡村“智库”更处于较低层次。不过,我们不能只以发达国家为绝对标准,而要立足中国国情和现实实践,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乡村“智库”。

  第一,以整体系统理念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将乡村“智库”建设作为一盘棋来思考。一是要处理好乡村“智库”与国家高端“智库”的关系。二是将乡村“智库”与整体国家“智库”统合起来,实现相互助益、协同发展。因为国家与乡村在“智库”建设中各有侧重:一个重视宏观、顶层设计、长远战略发展,一个是丰富多样、灵活快捷、有草根智慧、接地气。两者需取长补短、互相增益,尤其是对于乡村“智库”,要从国家“智库”中获益,突破自身局限与困境,避免单一性、碎片化与封闭性。三是建立全国各地乡村“智库”联通网络,避免各自为政局面。目前,乡村“智库”也有一些联动,但尚未建起一种紧密、有序、高效的联动机制,更缺乏这方面的理性自觉,这就影响乡村“智库”的资源共享与相互促进。除了县、镇、村三级联动,镇与镇、村与村也要有联动机制。只有当乡村“智库”成为一个内外统一、相互作用、彼此影响、相得益彰的整体,加大结构的科学优化力度,注入现代思想、理念与方法,方能最大限度地激发其潜能。

  第二,加大乡村“智库”人才引进和培育力度,通过制度创新使之成为精英人才的集聚地和蓄水池。乡村治理和乡村“智库”建设成败的关键是人才。要改变乡村精英人才大量外流局面,必须进行制度创新。一是可通过相应政策吸引更多外来人才进入乡村,如近几年“特色小镇”建设就吸引和汇聚了不少人才,尤其是创业创新人才。二是鼓励更多公益组织和志愿者投身于乡村治理,进一步充实乡村“智库”。调研发现,近年来,越来越多高校学生参与到乡村精准扶贫,他们既作创客,又为村庄脱贫发展出谋划策,成为未来村庄“智库”的新生力量。三是充分发挥乡贤在乡村“智库”中的作用,尤其要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从城市退休的人才回乡为本地服务。四是进一步加大对乡村自身人才的培训力度,将乡村人才培训纳入乡村治理与发展战略规划,形成内外互动、开放多元、科学有效的乡村人才培训体系。

  第三,强化乡村“智库”建设中的“文化软实力”,以突破时下“经济型”乡村“智库”局限。21世纪以来,“文化软实力”对国家发展至为重要。无论国家治理还是乡村治理,都不应忽视文化维度。因此,未来乡村“智库”建设应树立科学均衡发展理念,即在强调经济发展的同时,加大政治、道德、文化等“软实力”投入力度。在强调乡村“智库”的“文化软实力”建设中,尤其要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灵魂,防止文化建设等的表面化、世俗化、封建迷信倾向。只有这样,乡村“智库”才能突破单一经济型发展模式,进入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精神的整体系统发展之中,为乡村治理现代化提供全方位的智力支撑。

  目前,中国的乡村“智库”多以“智囊团”命名,离现代意义上的“智库”尚有较大距离。这就需要今后在发挥中国传统乡村治理“智慧”的基础上,加强其现代“主脑”的建设,并将两者紧密融合起来,这是一项任重道远的工作。